生物成了新高考改革后更多考生的选择,对这门有了新标准的课开窍了吗?-浩天教育
当前位置:首页 > 高考志愿 > 专业解读
生物成了新高考改革后更多考生的选择,对这门有了新标准的课开窍了吗?
发布时间:2018-11-29   发布人:   阅读人数:231

“3+3”新高考,对于“语数外”之外的“+3”科目,须从“政、史、地;物、化、生”中进行“6选3”。由于选考科目实行“先考先清”原则,地理、生物都不在高三年级进行等级考,可以提前考掉,从而投入更多时间和精力用于最后一年的复习迎考。因此,相比改革之前,更多人选择了传统文科范畴的“地理”,以及传统理科范畴的“生物”。


然而,对于生物这门有了新课标的课程,你真的开窍了吗,学得会并且考得好吗?


生物考生“选项”多,专业覆盖面八成


在新高考选考模式下,选生物不再是冷门。根据上海市本科高校专业(类)对首年新高考选考科目的要求,沪上近40所院校共设置具体专业或学科大类约1100个。其中,提出“考3门”科目要求的专业达280多个,最常见的组合就是“理、化、生”这3门,涉及理学、工学、医学的200多个专业均可接受这一考科组合的报考。


有人说,21世纪是生命科技的世纪,大健康产业在中国大地已风生水起,考科与专业冷热关系也因此变化。从具体每个科目受高校的“欢迎程度”看,在所有专业(类)中,高校提出最多的选考科目是物理,有415个,占总数37.9%;其次是化学,有337个,占30.7%;再次就是生物,有222个,占20.3%;而地理、历史、政治都在其后,分别为47个、41个、26个。从前属于“少数派”的生物、地理,均在文理不分科条件下都“变暖”了。上海市教育考试院统计,论传统高考的专业覆盖面,选考理科的话,约可覆盖60%的专业门类;而在新高考“+3”后,考生物的考生,可选择的专业覆盖面就达80%。


作为另一个新高考先行先试省份,浙江省在改革试点中也发现类似趋势:考生主动选择生物的比例走高。浙江省教育厅教研室生物教研员周初霞发表一组调查数据,来自11个地市108所样本学校的有效问卷表明,接受调查的2017届67691名学生中,选考生物学的比例超过50%,甚至比化学、物理还多;而受访的2018届68685名学生中,选考生物比例也接近50%,仅次于化学,而高于物理。可见,“物化生”3门传统意义上的理科,从“被选择”的比例看,几无本质差异,处于平衡状态。专家认为,这对生物学教学带来全新要求,也意味着生物考生同样面临高竞争。



四大核心素养,并无“知识”二字


生物学科专家们8日齐聚华东师范大学,解读今年教育部颁布的《普通高中生物学课程标准》,以及如何在新课标背景下掌握中学生物学。在专家看来,考试评级与课程标准是一脉相承的:课程达标更高,考评等级也更高,高水平的教、学、考往往超越单一的知识层面。


拥有60年历史的全国教育类核心期刊《生物学教学》主编李宏庆教授,向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记者介绍,2013年教育部就启动普通高中各个课程标准修订工作,其中《普通高中生物学课程标准》历时4年修订完成,将生物学科的核心素养凝练为16个字:“生命观念、科学思维、科学探究、社会责任”。李宏庆等人都注意到,这4个关键词,其中并没有“知识”二字,更关键的是“观念”、“思维”甚至“责任”等。


从课改到教改,再到招考改革,几大环节一直在动态调整中。人民教育出版社副总编赵占良透露,比如,目前正在修改完善的高中生物教材中,关于物种之间的种间关系,通常都只有4种:捕食关系、竞争关系、寄生关系与共生关系。但在专家研讨中,有生态学家提出,有的物种还天然存在着一种原始合作关系。于是,教材编写时采纳了教授的专业意见,写入了第5种种间关系。他认为,新的变化提示了生物学教学其实正是与时俱进的,从某种意义上上说,生物之间也形成了合作共赢的命运共同体,这就已上升至学科观念的层面。


因果关系复杂,重在高阶思维


“这次课程标准修订,有两大突破,”作为国家新课标修订组核心成员之一,上海师范大学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胡兴昌教授说,除了凝练核心素养,另一项突破便是首次提出了学业质量(标准),明确学生完成学科学习后,应达到的学科能力,其中包括“必备品格和关键能力”,这无疑也是学科考查重点。胡兴昌说,课标水平共分4个等级,以“生态系统平衡”为例,包含物质代谢、能量转化、物种演进等,最高等级水平绝不是只考出“知识”,更重要的是在知识基础上构建起生态平衡观念,并且能够以此解决实际问题。同时,“生态系统平衡”还不仅仅局限于生物学,也涉及物理、化学、地理等其他学科。


赵占良认为,从科学思维角度看,生物学与其他理科学科的比较优势在于高阶思维更多,如辩证思维、整体性思维与复杂性思维等。在生物学上,因果关系相当复杂:有时是一因多果,如药物副作用;有时是一果多因,如身高决定论;有时还是多因多果,比如环境污染及其治理——各种因素和结果存在线性和非线性关系。然而,有些考题,如食物链推导的问题,“甲—乙—丙”或“丙—乙—甲”之间都是单向箭头,“这显然是有碍科学思维发挥的反例,考生不能如此简单而机械的操作。”


胡兴昌也表示,比如转基因作物可以改变品种与质量,如何达到增产增效目的;又如,非正常的辅助生育技术,面临怎样的生命伦理检验——这些教学内容都有赖于正确的学科指导观,才能形成集知识、品格、能力为一体的独特育人价值。针对此,生物学的新课改增加了不少训练性质的习题,将“核心素养”落细落实,加强质疑精神、实证意识、询证能力、逻辑思维等培养,这同时值得师生引起足够注意。


分享到:
新闻查询